蔣介石與莫斯科的恩恩怨怨

出版時間:2009-6  出版社:人民出版社  作者:邢和明  頁數:428  
Tag標簽:無  

前言

近年來,國內外有關蔣介石的論著確實很多,但專門論述蔣介石同莫斯科關系的著作幾乎沒有,我們只能從一些當事人的回憶錄、為數不多的人物傳記和部分檔案資料里了解這方面的大致概況。1956年,在中國臺灣出版的《蘇俄在中國》一書,記錄了中蘇30年的關系。但此書是國民黨敗退臺灣之后,蔣介石為了“反共抗俄”的需要而寫的。用他的話說,寫這本書的目的是為了總結30年與俄共“和平共存”斗爭的“血淚經歷”,他本人懷著“悲痛無比的情緒”出版了這部著作。蔣經國聲稱,這本書是蔣介石“遭受患難、恥辱、艱險、誣陷、滲透顛覆的一部痛苦經驗的結晶”。蔣介石同莫斯科的關系果真像蔣氏父子所說的那樣嗎?實際情況是,在孫中山同蘇聯建立友好關系之后,蔣介石就巧妙地利用了這個機會“撈取了一筆政治資本”,他在一次演說中承認:“蘇俄幫助我們,不只是物質幫助,并且是知識的幫助。”莫斯科用大批的武器裝備和軍事顧問支持了中國的北伐戰爭。蔣介石當時在一次外國記者招待會上直言不諱地說,他身邊有15名俄國顧問,因為他“需要他們的幫助以及蘇俄的軍械與子彈的幫助”。我們實在是不敢恭維蔣介石在軍事方面的才能,他在北伐戰爭中吃了幾場敗仗之后,只好保持沉默,“讓加倫全權領導作戰部隊”。

內容概要

在孫中山同蘇聯建立友好關系之后,蔣介石就巧妙地利用這個機會“撈取了一筆政治資本”,人們很難想象,如果沒有莫斯科的鼎力支持,在國民黨內資歷尚淺又沒有多少根基的蔣介石,能夠一躍雨成為僅次于汪精衛的第二號人物!    在兩次國共合作時期,蘇聯不遺余力地援助過國民黨。但是,蘇聯共產黨同中國共產黨畢竟有著相同的意識形態,這是起決定作用的東西。可以肯定地說,如果沒有莫斯科的暗中支持,共產黨很難那么快就發起遼沈戰役,并一舉拿下整個東北。

書籍目錄

前言第一章  莫斯科支持的“左派”領袖 1.孫中山派蔣介石出訪蘇聯,商議中俄“共同行動” 2.蔣介石為蘇聯紅軍的精神所感染,非常激動和興奮 3.生性多疑的蔣介石以為莫斯科“不把他放在眼里” 4.莫斯科在外蒙古問題上的立場,使蔣介石大為不滿 5.蔣介石表示不相信蘇聯人的話,孫中山則斷定蔣介石“顧慮過甚” 6.黃埔軍校創立初期,在蔣介石主持下,  “色彩是相當紅的” 7.在蘇聯顧問扶助下,不到40歲的蔣介石成為國民黨第二號人物第二章 進攻與退讓 1.蔣介石的言論和行動,使他深得鮑羅廷的信任 2.布勃諾夫斷定:“中山艦事件”是針對俄國顧問和中共的“半暴動” 3.蔣介石揚言:如果不批準我辭職,就應該讓季山嘉回國 4.“中山艦事件”后,蔣介石的地位岌岌可危,然而,蘇聯人卻選擇了退卻 5.蔣介石回憶說:鮑羅廷的態度極為緩和,凡我所提主張,“都作合理的解決” 6.鮑羅廷表示:應對蔣介石作最大限度讓步,不反對“整理黨務案”第三章  “清黨”反共 1.鮑羅廷積極支持北伐,把賭注押在蔣介石身上 2.北伐戰爭在客觀上幫助了蔣介石 3.鮑羅廷主張利用北伐倒蔣,遠東局認為鮑羅廷在搞“投機” 4.莫斯科堅持以武漢為首都,在遷都問題上,蔣介石出爾反爾 5.共產國際拒絕接納國民黨,卻任命蔣介石為主席團“名譽委員” 6.鮑羅廷警告蔣介石:如果有人壓迫農工,反對C.P.,我們無論如何都要想法子打倒他 7.在飽嘗了“利用蔣介石”的苦果之后,莫斯科終于斷絕了同蔣介石的關系第四章 中東路事件 1.斯大林聲稱:在中東路問題上必須規定蘇聯的某些“特權” 2.蔣介石宣稱:先收回中東鐵路,“然后談判一切問題” 3.蘇聯召回使館人員,蔣介石揚言要同蘇聯絕交 4.蔣介石稱:對蘇作戰已有全盤計劃,“全國軍隊可隨時赴援” 5.蘇軍大舉進攻,蔣介石嘆息:“四月辛苦,付諸東流” 6.盡管南京政府一再抗議,也未能阻止蘇聯將中東鐵路 出售給偽“滿洲國”第五章 再度攜手 1.面對共同的敵人,莫斯科與南京之間開始尋求新的合作 2.共產國際表示:要真正武裝抗日,就必須有蔣介石的軍隊參加 3.蔣介石對莫斯科在西安事變中所采取的立場“表示感謝” 4.日軍大舉侵華,英美等國卻在袖手旁觀,只有蘇聯迅速作出了反應 5.蔣介石請求蘇聯出兵,斯大林表示:尚未到與日開戰時機 6.蔣介石致電斯大林,“斗膽”提出“超出常規的請求” 7.國民黨所有戰區都有蘇聯顧問,而共產黨軍隊里卻只有蘇聯記者 8.蘇德戰爭爆發,蔣介石“挑唆”蘇聯同日本“公開交戰”第六章 莫斯科的交易 1.隨著歐洲戰爭的行將結束,莫斯科卷土重來,重新染指中國新疆 2.莫斯科抱怨說,中國有了美國這個靠山后,就把蘇聯全然拋在腦后 3.蘇聯提出對日作戰條件,蔣介石有一種被“出賣”的感覺 4.斯大林宣稱,蘇聯對中國沒有領土野心,也不會以任何形式阻礙中國統一 5.中國在外蒙古問題上作出了“輿論所許可的最大讓步” 6.莫斯科發出最后通牒:國民政府最好同意達成協議,否則中共將進入滿洲第七章 斯大林在中國搞“南北朝”? 1.斯大林的電報引起了毛澤東的“極大不快” 2.莫斯科對中共的暗中支持,使國民黨在接收東北時遇到了不小的麻煩 3.蘇聯把東北經濟合作作為撤軍的條件 4.斯大林擔心美國勢力向東北滲透,蔣介石表示,東北不會成為反蘇基地 5.蘇軍要中共調集更多的主力部隊,以便同國民黨爭奪東北 6.毛澤東懷疑斯大林有意在中國搞“南北朝”后記

章節摘錄

第一章 莫斯科支持的“左派”領袖1.孫中山派蔣介石出訪蘇聯,商議中俄“共同行動”20世紀20年代初,列寧和孫中山在各自的國家里領導了一場震驚世界的革命,而且彼此之間都關注著對方的革命。1912年7月,列寧在布爾什維克機關報《涅瓦明星報》上發表文章,稱贊孫中山是一位“充滿著崇高精神和英雄氣概的革命的民主主義者”。他還說,孫中山頒布的革命綱領,“字里行間都充滿了戰斗的、真誠的民主主義”。1917年11月發生的十月革命也引起了孫中山的極大關注。在革命爆發后的第3天,中華革命黨的機關報《民國日報》就報道了十月革命的消息。1918年1月和3月,孫中山兩次指示中華革命黨人密切注視俄國革命的動向,以期互相援助。7月,他致電列寧,表示十分欽佩俄國共產黨所進行的艱苦斗爭,認為蘇俄的建立給東方人民樹立了榜樣,使這些革命的人民有信念去建立與蘇俄同樣“新式的和鞏固的制度”。在孫中山看來,俄國革命的目標就是爭取人權和民權。所謂人權,就是實現“農民工人生活之改善”;民權則是“革除專橫之王家及貴族而建設民主政治”,而中國革命的要求也無非就是這些。所以,孫中山在1918年7月致列寧的電報中指出“俄國革命和中國革命有著同樣的目的”,并且建議“中國革命黨和俄國共產黨要聯合起來進行共同的革命”。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后,西歐戰勝國紛紛轉向中國,企圖恢復其在中國的特權,唯獨蘇俄對中國表示了友好。對于孫中山的上述舉動,莫斯科很快就作出了反應。1918年7月4日,蘇俄外交人民委員契切林在全俄蘇維埃第五次代表大會上說,在俄國發生的事件首先在亞洲鄰國產生了反響。在中國革命黨的領導下,中國南方人民已經自覺地掀起了洶涌澎湃的革命斗爭。“前幾天,我們已經聽到了這個運動的領袖的聲明”。8月1日,契切林致信孫中山,稱他是“敬愛的導師”,“中國革命的領袖”。契切林在信中介紹說,俄國革命目前遭到了國內外敵人的圍攻,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。在這個“力量懸殊的斗爭”時刻,“俄國勞動階級吁請中國兄弟共同斗爭”。他建議中俄聯合起來,“建立和鞏固無產階級的聯盟”。與此同時,蘇俄副外交人民委員加拉罕發表對華宣言。對于這個宣言。蔣介石曾給予了很高的評價。他稱,這是俄國蘇維埃政權建立之初,依其世界革命的策略,“在東方最先嘗試的第一次笑臉外交”。他這個笑臉外交所發表的宣言,在東方國際政治歷史上,“可以說是空前未有的一個偉大的宣言”。這個宣言使中國國民感覺俄國革命是一個侵略強權的舊帝制滅亡,和一個平等博愛的新政權成立。不僅如此,莫斯科還派人到中國尋求同孫中山的接觸,波達波夫就是最早的一位。據波達波夫說,1919年年底至1920年年初,他在上海同孫中山保持著密切聯系,他認為孫中山是“一位狂熱的反英者”。在接觸中,波達波夫說服孫中山向莫斯科派遣兩名代表。一位是廖仲愷,另一位是朱執信,于1920年8月取道歐洲前往莫斯科。波達波夫還將刊有蘇俄憲法、土地法令、俄法條約的英文版小冊子送給了孫中山。1920年夏,俄共(布)阿穆爾州中國部書記劉江拜會了孫中山。雙方還達成一項協議,準備把中國華南、俄國中部和遠東地區的中國革命力量聯合起來,并且把新疆作為駐扎蘇俄軍隊和中國南方軍隊的集結地區。劉江在給俄共(布)阿穆爾州委的報告中提到了孫中山準備向蘇俄派遣兩名代表的想法,他們還打算在海蘭泡待一段時間。到了1921年,莫斯科對孫中山和廣州的情況有了更多的了解。4月21日,俄共(布)黨員索科洛夫—斯特拉霍夫向莫斯科遞交了一份秘密報告,介紹了國民黨和廣州政府的情況。索科洛夫于1920年11月在布拉戈維申斯克結識了國民黨的代表李章達。據李章達反映,他想去莫斯科,以孫中山的名義建議蘇俄政府簽訂在華聯合行動的協議。這項協議的旨意使蘇俄紅軍從土耳其斯坦向新疆發動進攻,直逼中國四川的成都。那里有40000名中國國民黨員,已經做好了策應這一行動的準備,并且在那里“興高采烈地迎接紅軍”。索科洛夫在報告中還提到,國民黨中央委員李烈鈞同他談話時證實了李章達所說的話。李烈鈞告訴索科洛夫,俄國革命的目標和任務同廣州政府的目標和任務很相似,他們“試圖同蘇俄建立親密關系,最好通過秘密派遣代表互通情報和簽訂必要的協議來實現這一點”。李烈鈞還表示,他到廣州后就提出“向蘇俄派遣使團的問題”。所以,索科洛夫向莫斯科建議,“同廣州政府盡快建立聯系”,這是蘇俄在遠東政策中“最迫切的任務”。5月5日,孫中山在廣州就任護法軍政府非常大總統。8月28日,他致信契切林,介紹了中國國內的政治形勢,并且告訴莫斯科,他已經當了廣州國民政府的總統,由于政府管轄的范圍僅限于長江以南,所以目前還不能同蘇俄進行商業往來。他在信中還寫道:“我非常注意你們的事業,特別是你們維埃的組織、你們軍隊和教育的組織。我希望知道您和其他友人在這些事情方面、特別是在教育方面所能告訴我們的一切。”為此,孫中山迫切希望在此期間,能夠同契切林或者莫斯科的其他友人“獲得私人的接觸”。孫中山擔任廣州國民政府總統的消息使莫斯科受到鼓舞,蘇俄政府開始考慮直接同廣州打交道。10月31日,契切林致電遠東共和國外交部長楊松,就莫斯科向廣州派遣代表團的問題提出咨詢。他問道:如果我們打算同時與廣州政府來往,同北京的聯系會不會中斷?11月6日,契切林在給列寧的信中表示:我們莊北京設立代表機構之后就可以同廣州政府進行往來。1922年2月7日,契切林告訴孫中山,莫斯科派來的朋友不久將會拜訪他本人,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這位朋友會經常留在孫中山身邊。4月25日,馬林奉命來到廣州,準備同孫中山建立直接的聯系。兩天之后,即4月27日,馬林同剛剛從前線返回廣州的孫中山舉行第一次會談。孫中山詢問了蘇俄老百姓的生活、工作情況,雙方討論了蘇維埃政權和紅軍的問題。在隨后一個多月的時間里,馬林同孫中山幾乎每個星期都要會談兩次。在此過程中,馬林根據莫斯科的指示,向孫中山提出了蘇俄同國民黨聯盟的問題。孫中山表示贊同,并且希望得到莫斯科的援助。在莫斯科同廣州建立聯系方面,共產國際代表馬林發揮了相當大的作用。7月17日,他向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遞交了一份關于中國問題的報告。馬林在報告中說,他對中國北方的運動及其發展的可能性產生了“一種十分悲觀的觀點”。相反,他對中國南方表現出極大的信心,認為這里的工作“大有可為,而且能夠成功”。他還發表文章,闡述支持孫中山和國民黨領導的南方革命的必要性。馬林的報告和建議,對莫斯科產生了影響。共產國際決定派馬林再次來華,促成孫中山同莫斯科、共產國際合作。在當時的情況下,如果沒有莫斯科的援助,孫中山單憑國民黨的力量統一中國顯然是有困難的。況且,外國列強還在百般阻撓中國的統一。所以,對孫中山來說,他需要一位支持中國統一的朋友,而這個朋友只能是蘇俄。正因為如此,在同蘇俄代表接觸的過程中,爭取莫斯科的援助始終成為孫中山關心的問題。9月26日,孫中山同格克爾會談時明確提出,他想談兩個問題。第一,俄國準備支持他實現統一中國的原則;第二,俄國用什么方式援助他。格克爾當即表示,俄國原則上準備幫助中國的統一事業,毫無疑問,孫中山就是能夠實現這種統一的人。孫中山雖然掌握了一支幾萬人的軍隊,但裝備相當落后。因此,他想組建一支獨立而又可靠的武裝力量,并且希望莫斯科能為這支軍隊提供交通工具和武器彈藥。為此,孫中山提出了三條線路,其中最長的但也是最可靠的一條線路是經過土耳其斯坦進入中國。他說,如果他的觀點蘇俄可以接受的話,他將派一名軍事專家去長春同格克爾一道為莫斯科制定一項計劃。孫中山還詢問格克爾,俄國能否制造飛機,有哪些火炮,是不是有很多機槍,能否向他提供飛機。12月20日,孫中山在給越飛的信中再次提出援助問題。他說:“我現在可以調動大約1萬人從四川經過甘肅到內蒙古去”,并且能夠控制位于北京西北的進攻路線。但是,這需要得到武器、彈藥、技術、專家等方面的援助。孫中山在信中詢問越飛,蘇聯能否通過庫倫支援他?如果能,支援到什么程度,在哪些方面?如果莫斯科重視他的計劃,就請派一位權威人士來,“從近日采取行動的角度對這個計劃作進一步的討論”。幾乎就在同時,孫中山又致信列寧,明確提出,他打算在不久的將來“派一名全權代表赴莫斯科,與您和其他同志一起協商為俄中合法利益而共同采取行動的事宜”。這時,歐洲革命形勢出現低潮,西方資本主義國家趨于穩定,而東方國家的革命卻蓬勃發展。考慮到自身的安全問題,莫斯科希望在東方尋找到自己的同盟者。在此情況下,莫斯科更加注重中國革命。繼馬林之后,越飛又同孫中山舉行會談。1923年1月16日,擁護孫中山的軍隊打敗了叛軍陳炯明,收復廣州。當天,越飛抵達上海。從1月18日至27日,越飛同孫中山多次舉行會談。1月26日,越飛在給莫斯科的一份報告中稱,孫中山準備打通同蘇俄的聯系。具體計劃是:將位于四川的10萬軍隊開到中國西北邊境,然后通過東土耳其斯坦和庫倫,在同蘇俄可以直接接觸的地方駐扎下來,以便從蘇俄取得武器彈藥。 這其實就是孫中山的北伐計劃。而這一計劃的實施則完全指望蘇俄的幫助和支持,首先需要裝備10萬人的軍隊。所以,有關蘇俄的援助問題就成了雙方會談的一項重要內容。孫中山告訴越飛,他準備對他的軍隊和國民黨進行改組,還打算舉行北伐反對北京的軍閥集團。但由于沒有足夠的物資和專家組織軍隊,所以這項計劃一直難以實現。因此,他希望莫斯科在財政和顧問方面提供援助。越飛聲稱,俄國革命取得勝利,是因為有組織良好的軍隊和政黨。他對孫中山說,中國目前的首要任務就是組織一個好的革命政黨。他承諾,莫斯科可以向孫中山提供物質和道義上的援助。于是,越飛在給莫斯科的報告中就援助孫中山的計劃提出了三個問題:(1)蘇俄政府是否準備向孫中山提供200萬盧布?(2)蘇俄軍隊是否向張作霖發動進攻,把他從北京引出來?(3)蘇俄是否在一兩年內為孫中山的10萬軍隊提供武器裝備,如果不這樣做,那么我們在何種規模和在什么時期內提供武器幫助?

后記

作者長期從事中蘇關系問題的研究,本書是作者多年來的研究成果之一。另外,我還邀請了程松杰、賈朝業、李廣勝、張國獻、魏宛斌等同志參與本書部分章節的寫作。他們當中,有的是我的同學,有的是我的同仁。他們對中蘇關系問題都有相當的研究,也出了不少成果。本書在寫作過程中,曾參考了許多公開出版的資料和學術著作。在本書出版之際,謹向有關作者和出版單位表示誠摯的謝意。還要感謝人民出版社的王世勇同志,他為本書的編輯出版做了大量工作。由于作者的水平有限,文中難免有不盡人意的地方,歡迎讀者批評指正。

編輯推薦

寫《蔣介石與莫斯科的恩恩怨怨》的目的是為了總結30年與俄共“和平共存”斗爭的“血淚經歷”,作者本人懷著“悲痛無比的情緒”出版了這部著作。

圖書封面

圖書標簽Tags

評論、評分、閱讀與下載


    蔣介石與莫斯科的恩恩怨怨 PDF格式下載



用戶評論 (總計3條)

 
 

  •     本書寫的很詳細,內容豐富,引用資料多,必須慢慢看.
  •     書中資料值得一看,但是寫作比較一般
  •     書買回來很舊,有點臟,因為看了毛的恩恩怨怨,老師又推薦看這本,說這本更有意思,從另一面了解黨史知識。內容上因為沒時間現在只大體看了一下,有一定的資料價值~
 

250萬本中文圖書簡介、評論、評分,PDF格式免費下載。 第一圖書網 手機版

第一圖書網(tushu007.com) @ 2017

彩票对刷流水技巧